快乐乒乓 砂板乒乓球超级联赛
关键词:
乒乓球
何智丽

“非典型”乒乓球运动员何智丽 《何智丽外传》详解

发表日期:2015-12-15 14:16:33  作者:  来源: 网络  阅读量: 4330 

原国家队乒球运动员何智丽   详细篇《何智丽外传》

       从1952年第一届全国锦标赛算起,乒乓球运动作为竞技体育项目,在我国已有六十年历史。六十年,弹指一瞬间。在中华大地,没有任何一项体育运动像乒乓球那样,能牵动那么多人的心,使无数球迷魂牵梦萦,为之痴狂;在那个一度物质与文化都极度匮乏的年代,乒乓健儿在国际赛场的优异战绩,又成了慰即我们空虚心灵的精神食粮。一只小小的、起源于英伦三岛的乒乓球,伴随着人民共和国艰难前进的步伐,弹跳着,不停地弹跳着,终于“修成正果”,成了我们中国人引以自豪的“国球”。

       在这段不太长的历史长河间,中国乒坛曾涌现出不少优秀的女运动员,如五十年后期的孙梅英、邱钟惠,六十年代中期的林慧卿、郑敏之,七十年代的郑怀颖、张立,八十年代的曹燕华、陈静,九十年代的乔红、邓亚萍,新世纪的王楠、张怡宁等,她们先后闪亮登场,个个英姿飒爽,她们征战沙场,巾帼不让须眉,或在世乒赛上夺冠,或在奥运会上封后,谱写了一曲又一曲属于她们自己那个时段的华美乐章。
       但给球迷印象最深的恐怕还是何智丽,或曰“小山智丽”,一位曾在中国体坛掀起了轩然大波的 “另类”巾帼。
       何智丽是乒坛一位典型的“非典型”人物。
       她曾名满天下,同时,也毁满天下。毁誉参半。
       她,究竟是何许人也?
       何智丽, 1964年9月30日出生于上海。家住卢湾区,父亲是上海自来水公司某营业所干部,母亲是普通工人。
       5岁时她开始学打乒乓球,一年后她有幸进了素有上海“乒乓球摇篮”之称的巨鹿路小学。巨鹿路小学名震遐迩,出过好几位世界冠军,如郑敏之,陆元盛。

       在这“乒乓摇篮”里,何智丽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于是一步一个台阶,从卢湾区少年体校转入上海市青少年体校,再由市青年队晋升上海市队。
       她右手横握球拍,两面弧圈球打法,技术全面,攻守平衡,相持球能力很强,擅长“后发制人”,一旦对手露出破绽,就能抓住战机令其俯首称臣。
年轻时的何智丽还算得上漂亮,气质也不错;个头适中,体态微丰,用现在时尚的话说她蛮“性感”,挺有女人味。
       她看似玲珑乖巧,骨子里却心高气傲,性格倔强,桀骜不驯,有时候说话做事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上海姑娘的优缺点在她身上都很明显。
       八十年代初期,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召开不久,改革开放方兴未艾,东西南北中,到处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和许许多多的同龄人一样,年轻的何智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她最喜欢的歌就是那首当时几乎人人都会哼唱的电影插曲,《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她未谙世事,却踌躇满志。她以为自己从事的是一项“甜蜜的事业”,光荣的事业;她崇拜的偶像,不是大名鼎鼎、万众瞩目的影后刘晓庆与陈冲,而是同样出自上海的乒坛前辈林慧卿、郑敏之。
       1977年,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在位于上海西南徐家汇附近的万人体育馆(那年的全国锦标赛在上海举行),此时还是上海市青少年队队员的何智丽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偶像。此时,场上激战正酣,坐在主席台上的两位前辈正低声交谈,林穿了件米色“的确良”衬衣,郑穿的是浅红色衬衣,都配了黑色的长裙,简约,时尚。虽已人到中年,仍丰姿绰约,举手投足间,当年驰骋沙场的风采神韵依稀可见。
       太酷了!13岁的小智丽看呆了。什么时候,我也能像她俩那样?
       记得有谁说过,“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她奋斗的目标似乎很单纯,就是当世界冠军,实现作为一个运动员的自我价值,为国争光。
       仅此而已。
       1982年5月杭州,全国优秀运动员锦标赛。何智丽先战胜了36届世乒赛女单冠军童玲、又战胜曹燕华、耿丽娟等世界名将,夺得冠军,全程九战九捷,是唯一保持不败的选手。
       1984年10月伊斯兰堡,第七届亚洲乒乓球锦标赛,何智丽第一次在国际赛场露面。她艳惊四座,连闯五关,最后以3比1击败南朝鲜名将梁英子获得女单冠军。
       从全市冠军、全国冠军到亚洲冠军,何智丽亦是一步一台阶。
       1985年4月,哥德堡第38届世乒赛。近期状况甚佳的何智丽取代上届世乒赛女单冠军曹燕华,与耿丽娟、戴丽丽、童玲一起成为团体赛成员。整个团体赛,她先后七次上场,七战皆胜。女团决赛,何智丽担任第一主力,击败朝鲜头号选手李粉姬,为中国队蝉联冠军立了大功。
乐极生悲。女单第二轮,何智丽“大意失荆州”,被匈牙利15岁小将巴托菲淘汰,过早出局。
       姜还是老的辣,没有参加团体赛的曹燕华以逸待劳,用女单、混双(和蔡振华合作)两块金牌,为自己的乒坛职业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虽然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就成了世界冠军,让一些二、三线的队友羡慕不已,但何智丽小姐还是觉得不满足,不过瘾。因为考比伦杯,即女团冠军,毕竟是集体的,自己不过是其中的一份子而已。
       她梦寐以求的是拿女单世界冠军,这才完完全全属于自己,这才过瘾,这才叫一个“爽。”
       她,更注重自我价值。
       或许,这正是她与别人(同时代大多数队友)不太一样的地方。
       月有阴晴圆缺,天有风霜雨雪。
       一年三百六十日,不可能每天都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何智丽的前方之路,总是风风雨雨,坑坑洼洼。
       这异常的天气有时来自场内,有时候来自场外。“胜败乃兵家常事”,作为职业球员,她对场内的“雾霾”早有思想准备;作为一个涉世不深的女孩子,对场外的“阴风”却猝不及防。
       1986年9月,汉城亚运会,中国男女乒乓球队同一天双双落马,痛失团体金牌。东道主后起之秀安宰亨(后来成为焦志敏的夫君),先后战胜中国三员大将江嘉良、陈新华、惠均,为南朝鲜队五比四夺冠奠定胜局。中国女队亦以一比三失利,头号主力何智丽以非常接近的比分先后负于玄静和、梁英子,丢了两分。
       但凡在南韩举行重大赛事,东道主就超常发挥,世界乒坛王者之师中国队每每只剩下半壁江山:86年亚运会丢了男团、女团、男单三块金牌;88年奥运会丢了男单、女双金牌;2002年釜山亚运会,又丢了女团、男双、女双、混双四块金牌。那一方土地简直成了中国队的滑铁卢、落凤坡,真乃咄咄怪事。
       应该说从哥德堡到汉城这段时间,领导对何智丽还是比较倚重的,两次大赛都让她挑大梁,可能是因为她在亚运会女团决赛中输了球,从此领导对她的看法有了改变。中国乒乓球历来不听风雨只看彩虹,举中国女队前任主教练施之皓为例,年轻时长得白白净净,球也打得蛮好,原先深受领导喜爱,因为在36届世乒赛男团决赛中丢了两分(最终我们还是以五比二赢了匈牙利),于是很快就销声匿迹,连37届也没捞上参加,便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从此,何智丽在国家队的位置变得微妙了,不上不下,挺尴尬,如同鸡肋,食之无味(领导对她有些失望,),弃之可惜(她确实又很有实力,一旦打疯了,无人能挡)。
       草蛇灰线,伏延千里。或许,这就是后来“新德里风波”的根源。
        单打比赛何智丽正常发挥,以3比0淘汰了四天前在团体赛中打败过自己的韩国选手玄静和,焦志敏以3比2战胜了韩国的梁英子,两人会师决赛,为中国队提前锁定了这块女单金牌。领导李富荣不知出于什么考虑,过来吩咐何智丽,“阿何,我们研究了一下,今天你让给焦志敏”,何智丽想不通,又去找领导徐寅生。徐安慰她说, “不要紧,下回我们叫她让你。”
        这天是9月30号,何智丽22岁生日。一块在她眼里没有多少价值的亚运会银牌,成了她今年的生日蛋糕。
        10天后的深圳,第八届亚洲乒乓球锦标赛,何智丽、焦志敏再度会师女单决赛,李某又来找何智丽,吩咐她再把冠军让给焦志敏,见领导食言,何智丽有些光火了,“不是早就说好了嘛,上次我让她,这次她让我,你们哪能讲话一点都不算数!”
       于是,她去找了孙梅英教练。孙梅英又带着她去找徐某,孙问徐,“你不是说了吗,上回阿何让给焦志敏,下回焦志敏让给她”。徐承认他说过这话,但又说,“我说的下一回不是指这一回!”——这样歪搅胡缠,用他的家乡话上海话来形容,乃标准的垃圾瘪三腔调。
        由于孙梅英一再据理力争,徐摆摆手道,“好了好了,别讲了,我们叫焦志敏让给阿何!”
       孙梅英,时任中国乒协副主席、中国乒乓球队顾问。她是我国第一代国手,曾多次获得全国冠军。1961年第26届世乒赛,她与邱钟惠合作获得了女团、女双亚军。布拉格第27届世乒赛,已经34岁的她获得了女单第三名,此乃那届世乒赛中国女选手最好的成绩。担任教练后,先后培养了张立、杨莹、曹燕华等多位世界冠军。同为国球元老,她比徐、李、张等人大了十来岁,不看僧面看佛面,既然老大姐出面了,这点面子领导给了。——但是,这个面子给的心不甘情不愿。
于是,何智丽蝉联了亚乒赛女单冠军。
       按说,焦志敏拿了亚运会冠军,何智丽拿了亚锦赛冠军,各让一次,纯属“老驴挠痒,一来一往”,基本算是扯平了。当然,同级别综合性运动会冠军比单项目锦标赛冠军的分量要重些,如4年一届的奥运会冠军比两年一届的世锦赛冠军分量重,4年一届的全运会冠军比每年一届的全国锦标赛冠军重。
        可是焦、何二人心里都不高兴,都认为领导逼自己让球了,亏了,若不让也许能拿两个冠军呢,都觉得领导对不起自己。——十几年后,焦志敏在首尔(即汉城)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她曾五次被迫让球。她所说的“五次”,应该就包括这次深圳亚锦赛。
       其实她俩的实力在伯仲之间(若打分的话,焦48分、何52分,因何对内成绩更好一些,据不完全统计,焦、何之战何的胜率约占七成)。如果领导不干预的话,很可能也是一人拿一个。但人总是自我感觉良好,总认为自己比别人强。所以焦志敏觉得自己亏,何智丽也觉得自己亏,于是,领导成了猪八戒照镜子,两头不落好,里外都不是人。
        今天的球迷一定会觉得不可理喻:既然参加决赛的两名选手都是中国人,与“祖国荣誉”、“国家利益”已经浑身不搭界,为啥还要造假?没事找事,脱裤子放屁,难道领导是吃饱了撑的,抽的哪门子风?
       如果你真的认为领导是没事找事,那就是榆木脑袋不开窍了。这好比赵高指鹿为马,我说啥就是啥,要的是这份权威,以及令行禁止的满足与潇洒。
       虽然,何智丽在孙老太的“帮助”下拿了亚乒赛冠军,但她知道,如鲠在喉的领导不会就此罢手。领导终归是领导,这世上的任何一位领导,都不愿意坐视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
何智丽忐忑不安。她不知道,未来还会发生些什么。事已至此,瞎想也没有用,她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
        也许,这几位当事人(尤其是徐、李二位领导)都不曾想到,这次深圳“抗争”只是序幕,一场精彩的大戏还在后头。
        4个月后,1987年2月,印度新德里第39届世乒赛。
         出征前夕,中国队公布了参赛人员名单,入选女团阵容的有焦志敏、戴丽丽、李惠芬、陈静。何智丽只参加单项比赛。发现自己已由一线主力“沦为”二线队员,她虽有些郁闷,但很快也就想开了:不让我上团体,那就集中精力把单项打好吧。上届领导也没有让曹燕华打团体赛,人家还不照样拿冠军。
        何智丽还发现,代表团的名单里没了乒协副主席孙梅英。在这之前,但凡乒乓球重大赛事她都随队前往。大概领导体贴自己的“老大姐”,已经58岁了,车马劳顿飞来飞去太辛苦。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领导烦她,多嘴多舌地管闲事,这更年期也忒长了点,真讨嫌。往后就不带你玩了,老太太你干脆在家抱孙子吧,给儿子、媳妇当顾问得了。
       更年期女人,就连自己的老公和子女都不喜欢,何况是领导。
       临出国前,孙梅英私下再三叮嘱何智丽:估计他们还会叫你“让球”,无论他们说什么,你且听着,不然他们会不让你上场。只要拿了冠军,谅他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出了事回头我给你扛着。你要相信自己,只要发挥出八成五水平,女单冠军非你莫属。
        2月18日,世乒赛在新德里的英迪拉甘地体育馆拉开帷幕。
        没了何智丽, “红色娘子军”照样打胜仗,中国女队连闯八关,仅在对荷兰队时焦志敏、戴丽丽输了一盘双打。
        2月24日,女团决赛在中韩之间进行。中国队由焦志敏、戴丽丽上场,韩国队出场的是玄静和、梁英子。首盘戴丽丽2比0胜梁英子,第二盘焦志敏2比1胜玄静和,双打中国亦以2比0胜出,三比0,中国队报了亚运会失利的一箭之仇。

请选择你的观点

  • 不错

    0人选择

  • 超赞

    0人选择

  • 无聊

    0人选择

  • 不解

    0人选择

  • 扯淡

    0人选择

  • 路过

    0人选择

  • 快乐乒乓网微博
  • 快乐乒乓微信公众号
  • 手机端
  • 中国砂板乒乓联盟

相关评论

  0/140

常用表情

焦点要闻

  • 24小时热点
  • 24小时热帖

全民皆乒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