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市站 加入 主帖:360 回复:13903 人数:4179

创建于  2013-05-22 

吧内签到
今日签到0人, 回复0
07月20日
签到排行榜

乒乓的武侠情怀(三)

阅读数:892 回复数:10 来自:苏州市站

对一个杀手来说,任务失败是一种耻辱。

对一个高级杀手来说,连续失败两次更是耻辱中的耻辱。

他躲避自己的两次刺杀,这对追风来说就是侮辱——他用他的活着来侮辱自己。

对于侮辱自己的人,追风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追风,杀手界没有比他再厉害了,他称第三没人敢称呼第二,确实有个欧洲顶级杀手以微弱的优势暂居第一。什么少林扫地僧、武当张三丰、道家那个王重阳、桃花岛黄药师,如果能进入这个时代,在他面前就是一堆小喽喽,做跟班都嫌差。

最最让他愤怒的是,那个会打乒乓的伙夫他竟然能够看穿自己的伪装。

要知道,如果自己不主动发动攻击的话,就连武林中最最最厉害的神秘人物也很难在人群中辨别自己的身份。

可是,他竟然能够看出来——这已经不是侮辱了,而是凌辱。

死。

死亡是自己为他设定的唯一道路。

他死了,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背负的耻辱也就洗涮了一部份。

他将在美洲得到自己想要的。

这是一个交易。一个他们难以拒绝的交易。

在他接手这个命令的时候,还以为伙夫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至少,他应该有着和他的价值相匹配的身手才对。

可是,了解了他的资料后才发现,原来他只是一个会在业余时间打乒乓的厨师,一个比较有名气的厨师而已。

他的身手更是惨不忍睹,他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小鸡一样简单容易。

这样的人,他怎么配做自己的对手?

他的手开始用力,只需要扭转过去,这对同命鸳鸯就要共赴地狱——假如当真有地狱这种存在的话。

只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人——为了完成任务,少儿不宜的游戏镜头少想。

正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间有一种危险来临的感觉。

这种危险不是来自于外部,而是近距离的来自于他的身边。

或者说,就是来自于他的腿骨,他必须做出防范才能够保证不被废掉膝盖骨头。

说时快,那时更快——

他飞速的松开了卡着蓝媚儿脖子的手,然后及时回援,恰好挡住了一记凌厉的侧踢,不对,不是伙夫的腿,是伙夫手里的郗恩庭乒乓拍子急速的拍打,直拍横打的那种拍打,势大力沉,速度奇快,还带螺旋转。

砰——

他的手掌和对方的拍子相撞,手掌火辣辣的生痛。这样的疼痛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他只是好奇——为什么他能够攻击?

是的。伙夫确实能够攻击。

不仅仅追风诧异,连伙夫自己都觉得很奇妙。

当被追风掐住脖子的时候,伙夫也以为他必死无疑。他试图挣扎,拼命的挣扎——可是,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没办法挣脱这只铁钳。

更糟糕的是,他每挣扎一次,追风的力度就会加重一些,直到他脸色红紫,呼吸已经变得不畅快起来——

呼吸越来越艰难,胸腔的氧气越来越少,他的大脑开始变得昏沉,意识已经变得模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一股暧流从丹田流出,然后迅速的弥漫全身。全身的血液也跟着流动,像是被搅动起来的小溪似的。

随着暧流的流窜,伙夫的呼吸也变得平和起来,就像是胸腔里突然间多了生存必须的氧气一般。

有了氧气,就有了活力,他的大脑又变得清晰,有了正常的思维能力。

难道是追风放开自己?

他睁开眼睛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和刚才一样被他掐住喉咙,而且他的手还在继续用力——

他摆明了是要杀人,根本就没有放生的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儿?

明明被他掐住了脖子,可是自己却一点儿也不难受呢?明明喉咙被堵住,他又在哪儿得到的氧气?

而且呼吸还很正常,就像——

脑海灵光一闪,伙夫一下子找到了原因。

《蛇拨草》。

一定是《蛇拨草》。

练了十几年的蛇拨草,在伙夫遇到危险的时候便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暧流起于丹田而布于全身。

也正是这股生机的牵引,他的身体才又再次活了过来。

难道说,在这生死关头又是《蛇拨草》救了自己?

无论如何,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伙夫恢复了意识而且暗试之下身体又能动弹之后,用胯带动手中的乒乓拍子拍向对方的膝盖——

因为他还被追风挂在空中,伙夫能够拍出去的最快最狠毒的目标也就是他的膝盖骨——

他倒是想拍他的心脏拍他的肩下肋骨,可是他又不是猴子,没办法在被捏着脖子的情况下做一百八十度或者三十六十度的旋转——

他快,追风更快。

他为了自救而丢下了蓝媚儿,用手掌挡住了这一拍。

蓝媚儿得救,伙夫这一拍就值了回程票。

他一击落空,拍子从右手换到左手,一拍拍向追风的眼眶。

眼睛是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之一,而且没有骨头和皮肉遮挡。

如果让伙夫这一拍子拍实的话,可能会把他的眼眶也给打爆了。

距离太近,追风避无可避——

砰——

他把伙夫给甩了出去,伙夫的身体一阵腾空,然后一把抱住一棵小树。

这样的话,他就不用翻滚下山坡。

伙夫的身体轻轻下压,树枝被他压的咯吱咯吱作响。

然后猛一使力,他的人就像是被发shè出去的炮弹一般高高弹起。

哐——

双脚重重的落地,向前好几个交叉步才站稳脚跟。这个交叉步,当时用了好长时间才从人家乒乓高手身上偷师而来。

蓝媚儿躺在哪儿生死未卜,伙夫却站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追风正瞪着一双鬼眼在盯着自己,那张鬼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你竟然能反击?”直到现在,追风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明白自己的身手,也知道自己所使用的力气。

就算是武林中最最最神秘的人物,比如天龙八部里面的扫地僧,佛山的黄飞鸿叶问,甚至张三丰陈家洛等名流他们被自己掐住脖子,除了束手就擒之外也别无选择。

他看到伙夫的脖子上有一条紫青sè的印记,那是自己用力过的证据——可是,这样都掐不死他,还让他逃脱了?

“当然。”伙夫冷笑着说道。将脊梁挺得直直的,装出一幅信心十足的模样。不管怎么样,要把姿势给做足了——至于追风信不信这‘空城计’,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我不信。”追风说话的时候,人再次从原地消失。

嗖——

追风飞奔的身体猛地一顿,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动作,人便已经进入攻击的范围向伙夫扑过去。

生死关头,伙夫闭上了眼睛。

他睁开眼睛时,没办法捕捉追风的身影。

可是当他闭上眼睛后,这个世界突然间清晰起来。

他能够看到那轻柔的风声,看到四周的野草和荆棘,也能够看到那呼啸而来的身影——

他还能够看到一张脸。那是追风的脸。

伙夫脚底下一个后退交叉步,同时猛地拿着乒乓拍子对着追风的脸拍出去——

啪啪啪——

三声脆响传来,追风的身影再次退了回去。

他捂着脸,看着伙夫的眼神犹如见鬼——好像伙夫才是追风一样。

他竟然能够捕捉到自己的痕迹?他竟然能够打中自己?

就算是他们的王者,被称为欧洲“第一杀手上帝”也不能做到的事情啊。

更重要的是,他还闭上了眼睛——他闭着眼睛用了他那廉价的郗恩庭乒乓拍子煽了自己三耳光。

追风的几个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这个白痴的家伙——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的速度快的惊人,就连自己偷袭的一鞭都被他轻易躲掉。

可是,他更加容易的用乒乓拍子抽了别人几记耳光。

就像是——就像是这个男人主动跑过去让他抽似的。

追风更郁闷,他的速度,连杀手界第一都无法躲避,却被他轻而易举的让开,还乘机用乒乓球拍扇耳光,那个女人怎么说他就是一个会打乒乓的厨师呢?

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能相信女人那张破嘴啊啊啊——

追风的速度太快了,快得让人肉眼难辨。

但是,异变突生,伙夫竟然能够在那种情况下反击——再接着,他还莫名其妙的煽了人家几下耳光,速度快,如果用手扇巴掌的话太疼,还是用乒乓拍子扇巴掌比较好,胶皮老化了可以换,又不贵,银行卡里的钱够买这种30元的胶皮买1亿张。

“这不可能。”追风没办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

话音刚落,追风再次从原地消失了。

这一次,他绕到了伙夫的背后偷袭,速度更快,用肉眼根本无法观察——

包括伙夫的肉眼,看的就头晕,伙夫只能闭着眼睛,一切又清晰了,就像慢镜头似的。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不知道几下响亮的耳光。伙夫同学都成了打耳光专业户。可惜了那块乒乓胶皮,上面染红了狗血,还嵌了一颗带血的牙齿,看来又要花费30元买胶皮,不对,应该是60元,乒乓拍子是双面的。


转载
打赏楼主
回复

2015-05-27

无敌小高调
江苏省苏州市站站长、首席吧主

文学武侠篇

收起回复

1楼 05-28 00:29

[私信]

徐新兵:@无敌小高调 :嘿嘿

05-28 08:02 回复

无敌小高调:@徐新兵 :小徐等年底我去甪直找王斌与朱慧打球时候一起切磋下乒乓球。

05-28 15:30 回复

徐新兵:@无敌小高调 :必须 我向你学习

05-29 14:38 回复

我也说一句

小说连载呀!太棒了。

楼主,能不能加个链接,给前面2篇?

加1楼里。

回复

2楼 05-30 09:24

[私信]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收起回复

3楼 05-30 12:52

[私信]

徐新兵:@QQ_小周 :欢迎光临 有空就更新 借鉴人家的

05-31 17:33 回复

QQ_小周:@徐新兵 :好!更新了召唤我一下。拜读。嘿嘿嘿嘿嘿。

05-31 17:47 回复

徐新兵:@QQ_小周 : 乒乓的武侠情怀(四) http://g.happypingpang.com/new_topic.php?liaoba=1356&topic=69b85b60-1dd5-11b2-8624-71df8800b5df

06-01 13:14 回复

QQ_小周:@徐新兵 :感谢,马上去看。哈哈

06-01 14:40 回复

我也说一句
  • 快乐乒乓网APP
  • 快乐乒乓签到打卡中心
  • 砸金蛋

发表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