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茶座 加入 主帖:36 回复:187614 人数:106595

创建于  2013-02-25 

吧内签到
今日签到0人, 回复0
06月25日
签到排行榜

石库门里的阿奶(散文)

阅读数:238 回复数:3 来自:休闲茶座

黄金珊瑚
乒乓丽人版版主

   轻轻推开记忆的大门,用手拂去厚厚的尘埃,那些曾经的往事,被微风吹醒,飞上五月的树梢,化成一个个可爱的精灵,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一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们全家从农村返城,临时住进大哥的房子里,这样户口才有了落脚地。
   大哥家在中街路南端,离我的出生地中街路北端也就二三百米的样子,大哥家只有十一平米的地方,因为我们的到来,他只能住在阁楼上。
   大哥家原先是一户大户人家的房屋,因文化大革命时被充了公。那石库门,古色古香,很有气派。石库门住宅是中西结合的产物,一般是一进门有个天井,两侧是左右厢房,我大哥就住在进门的右手边,而他对门左手边住着一对老年夫妇,说着一口上海郊区的方言。还有二户,是一对结婚多年没有生育的夫妇,男人每天吃着苦苦的中药,煎药时头习惯性地一甩一甩的,可能也是怕闻这药的苦味吧,另一户是母子,母亲有轻微的精神病,成年的儿子却整天游手好闲,养着一种叫“洋虫”的小东西,没事时就将虫子扔进嘴里,一个劲地说很有营养。
   房子很深,后面有院子和二户人家,其中一户是原先的房东。大哥家喝水必须要去后面的天井里拎水,于是,我与后院的同龄姐姐宝兰玩得很好。
   那时的我和弟弟,因为在农村生活了十年,原先的家乡方言,却有点变味,我们姐弟俩尽量不与人交流,最多也就喊喊人,礼貌用语罢了。
   那上海口音的阿爹阿奶很是客气,阿爹是上海某名牌大学的退休教授,阿奶却是个文盲,他们从小定的是娃娃亲。阿奶没生过孩子,见了孩子很喜欢,连见了我们这样半大的孩子也很高兴,我们也很愿意亲切地叫声“阿奶”,阿奶是上海人对老奶奶的尊称。
   在我大哥家住上不到半年的时间,我们便有了新房子,搬走后,大哥也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二
   离开了大哥家,难得去看看大哥。没二年,上海老教授便去世了,留下了孤苦伶仃的阿奶。阿奶很孤单,就抱了一只狸花猫来养。那猫很听话,阿奶每天要跟它说好多好多的话,若是不听,阿奶会用尺子打它。猫养得很胖,阿奶空闲时会抱在怀里,在门外晒太阳。每次我去大哥家,阿奶见了我便说:“侬来看倷阿哥啦”,最早我还有点搞不懂,这“侬”和“倷”的区别,经大哥解释才知道,原来她在说“你来看你的哥哥啦”。
   阿奶特别喜欢女孩,所以我也沾了光。她让我去她家玩,我跟在她的身后,当正要跨进她家门槛时,大哥朝我摇了摇手,我朝屋里一看,她家布置得很精致,物件整齐地归放在固定的位置上,桌几透明,地砖一尘不染,我跟阿奶说哥在叫我。
   大哥对我说,阿奶有洁癖,当客人走后,她会搞很长时间的卫生,她有时连地砖都会一块一块地用刷子刷干净的。我不信,但后来我亲眼目睹才不得不信。
   那是六月黄梅雨季之时,好不容易放晴的一个下午,我去看我大哥。我看到公用大厅里,阿奶烧饭吃饭的几平方米地上,明显比别处低了下去,细看,不好,不见了所有地砖。我问大哥是怎么回事,大哥让我拿着吊桶去后院拎一桶水回来。
   到了井边,我看到年近九十的阿奶,独自一人弯着腰,用刷子在清洗地砖呢,每一块砖都是那么地仔细和认真,直到地砖还原成青色。我喊了一声:“阿奶”,她抬起头,笑着说:“小英,侬来看倷阿哥啦?”然后又继续忙她自己的事了,我想帮她吊水,可她不肯,无奈我只能离去。

   三
   阿奶是位很节俭的老人,虽然阿爹给她留下足够她养老生活费,但她还是很节俭。阿奶身体一直是棒棒的,每天料理着自己的生活,无怨无悔。
   就这样,过了夏天,到了秋天。
   一天阳光明媚,秋高气爽,我的心情特好,就去看我大哥,却发现大哥家沿街的窗下,堆放着一些树枝,每根都是手指般粗细,一尺长左右,树枝上还在滴水,这些树枝是很普通的树枝,也就是路旁景观树上被绿化工人修剪下来的。而眼前的树枝长短粗细很是统一,而且明显刚刚被清洗过。
   大哥告诉我,这是阿奶的树枝,想问原因,去后院井台边看。
   我拎着吊桶去了井台,看见阿奶正在用刷子将那些树枝一根一根地刷干净,然后剁成一尺长,堆放在一起,我笑了,阿奶问我笑什么,我没敢说,脸却红了。没想到,九十岁的老人追求着如此精致的生活,这些树枝待干后捆扎起来,到了冬天可以引火生炉用。
   阿奶年轻时没生育,到了中年后才抱养了男孩作孙子,名呼建华,建华比我大,早就在外面结婚生子了,所以我几乎很少见过建华哥。
   我对阿奶说,让建华哥帮您吧,她笑着摇了摇头,嘴巴刚张开又闭上了,似乎不想多说什么。
   我知道,建华哥难得回家,有时带着他打扮入时的嫂夫人一起来,有时独自一人来,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时间便走。这十来分钟的时间里,只听得难得高声的阿奶在与建华哥争吵着什么,大哥告诉我,他是回家跟老人要钱的。

   四
   阿奶的身体明显地出现体力不支,那些青砖清洗的次数也明显减少了,树枝也很少见刷干净吹干了。建华哥给她弄了个煤气罐,生活中已经减少了不少的体力活,而阿奶成了无事可做之人了。
   一日,我去观前开会后回来离下班时间有点早,就顺便看望大哥,因没有事先的通知,却见大哥家铁将军把门,去后院的井台上也不见大哥的影子,而他自行车靠在窗口,看样子没走多远。
   我也没有看见阿奶,也找不到说话之人,于是就到附近的小游园去走走。远远望去,一位佝偻着背的老太,背朝着太阳正坐着,看那样子有点像阿奶,而另一处,却聚集着四邻正叽叽喳喳地交流呢。
   走上前去,果然是她,只见阿奶手里抱着一只大肥猫,眼微闭,身靠着亭柱打瞌睡。我问阿奶为何不与她们说说话,阿奶笑着对我摇了摇头,也不解释。
   事后,我问大哥,阿奶怎么这么孤独,大哥告诉我,她的洁癖,人家不敢靠近。
   后来,我因忙于自己的婚事,好长时间没有去看我大哥,再去时,却发现阿奶走了,那小屋已被建华哥破墙开了个沿街的水果店。
   大哥告诉我,阿奶走后没多少日子,那猫也走了。而习惯了几十年的邻居,走了阿奶,真的有点很难受,也有点不习惯。
   阿奶是位标准的空巢老人,而她又是自强的老人,虽有经济基础,但缺少精神生活,虽有抱养的孙子,却没享受到天伦之乐。阿奶虽没有文化,但身上却有着小家碧玉的气质。阿奶的好,我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再后来,那房子拆迁了,马路拓宽后,新建了一排三层楼高的洋房,因大哥没有这个经济能力回迁,只得搬到离那地方六七公里的城乡结合处。
   而我再也回不去了,那生我养我的中街路。实在想念时,就从中街路的北头走到南头,从我出生地走到大哥家门口。
   古建筑的石库门,在中街路已经灭绝,而我的情结仍在,阿奶虽已离开,但邻里的情意仍在。生我养我的中街路呀,将永远刻在我的脑海里。那石库门里的阿奶,将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

转载
打赏楼主
回复

2017-09-15

黄金珊瑚
乒乓丽人版版主
回复

1楼 09-15 16:13

[私信]
终南山
江苏省镇江市首席站长、图片集锦版首席吧主

快乐乒乓网

收起回复

2楼 09-23 23:19

[私信]

黄金珊瑚:@终南山 :如今人越来越少了,哥哥能来,珊瑚很高兴,谢谢。

09-27 21:04 回复

我也说一句
  • 快乐乒乓网APP
  • 快乐乒乓签到打卡中心
  • 砸金蛋

发表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