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坛纵横 加入 主帖:920 回复:15836 人数:855

创建于  2015-08-17 

吧内签到
今日签到0人, 回复0
05月27日
签到排行榜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22回复帖,共2页,跳至

正规军与野球(有空会更新)

阅读数:1129 回复数:22 来自:乒坛纵横

聪明的黑猫
楼主获得快乐币成为热帖 10

打了几年乒乓球,我没有找专门的教练学过球.我的球是在大学和体育老师学的。一个普通的二本的体育老师,先不说他的水平如何,就是大学体育课的授课模式,能学到多少真功夫,这也是一个未知数。


  老师教了我们乒乓球的规则,球台的长度与宽度,网子的高度,球的直径,球拍握法分直握和横握。还教了我们当比赛超过多长时间时,发球方七个球之内必须打死对手,如果打不死就判输。还教了我们球要打在球拍的中心,中心知道在哪里吗?老师问我们?我们刚要说,老师打又问我们:你们知道中国的中心在哪吗?我们大都说陕西西安。老师说不对,中国的中心是河南,这里是中原地带。郑州的火车站是中国最繁忙的火车站。当我看过中国地图,看到了郑州,看到了郑州在中国的相对位置,又看了看球拍,我真的搞不懂把球打在球拍的中心要往哪儿打。

  老师还说,击球要用红色那面打。我多嘴问了一句为啥?老师很生气,半天也解释不清楚。他说,红色光的波长比较长,在空气中的穿透力强,你看交通信号灯都用红色的……

 最后老师说了一句,红色那面弹性也好啊……

 在我的记忆中,体育课用的那个拍子,红色那面真比黑色那面弹性要好那么一点。

 上体第一节育课的时候,老师要求我们人手一个球拍,不可以借,必须拥有。要卖我们球拍,自愿购买,四十五一个,还带一盒(6个)双鱼牌无星球。直板横板自选。老师强调,所有的体育老师都是直板,建议用直板,横板没人会教。

球拍横拍是银河牌05B的成品拍,两面反胶。直拍也是银河牌成品拍,具体型号我不清楚,一面反胶,一面长胶。

球拍一到手,大都反应横拍的做工要好于直拍。事实也是,用了一段时间,直拍的长胶那一面大都开胶了,直拍的反胶那一面大都烂边了。而横拍,非常结实。

   球拍,我没有在体育老师手中买。因为我自己有,之后我自己又买了很多球拍。在毕业的那一年,我在学校的西门卖旧货的大爷手中,花了八块钱,把学校老师卖学生的银河牌横拍,连拍子带拍套给买了下来。

   我还记得,乒乓球课的第一次期末考试。考的不是正手攻球,也不是反手推挡。而是老师发给了我们好几页的复习资料,让我们背。资料中的知识还是挺丰富的。像什么,游泳时腿抽筋了该怎么办?国际卫生组织对于健康的定义。运动时该注意什么?直握球拍打法的特点,横握球拍打法的优点。运动时休克了,该怎么紧急治疗。

   考试时,老师拿出了一副扑克牌。怎么的?难道老师雅性大发还要跟我们斗地主?老师让我们抽扑克牌。抽到几号牌就答几号题。一个人要连抽好几张。

  我学球时选择了横握球拍。我寝室的一个同学也选了乒乓球,从体育老师那买了个横拍。我选择横拍,因为我听说,横板两面反胶,是当今乒坛的最先进打法,传统的左推右攻已经没有什么优势了。

  我的同寝的同学,他选择横拍,理由十分的朴素——直拍用着卡手。后来,我是宁可落后,也用起了直拍。他宁可卡手也直握球拍。体育老师对我们很严格,不许迟到,不许旷课,穿运动鞋,穿运动装。一日有一些同学迟到了,说是导员让他们干活。体育老师怒了:是哪个年轻的导员让你们耽误课干活?把他给我叫来,我敢骂他!你们的系主任都是我的学生。

   这个老师教了我们不到一年,就光荣退休了。在退休之前,把印有“锦州师范学院”字样的听课记录本,以一元一本的价格卖给了我们。后来换了个体育老师,他不太愿意让我们在球馆中呆着。我们的球 馆坐落渤海大学人文楼的地下室。那是一个夏天阴冷,冬天更冷的地方。在那里呆久了是会得病的。每次上课,他经常领着我们去东操场跑步,做蛙跳。东操场进门处有一堆健身器材,老师还带着我们做引体向上。

    之后大三就没有体育课了,我还经常去球馆打球,这个体育老师带新学生,给新学生加了新项目就是跳绳,乒乓球考试,有一项是考你跳绳。每次到了球馆,看到的不是学弟学妹们拿起拍子打球,而是人手一条绳,在那乐此不疲的跳了起来。

记得他教我时,教了个正手攻球,反手推挡,正手平击发球,正手发下旋球。发下旋球我至今没有学会,推挡我也推不好。

   他让我们好好打球,互相配合好了。一板子给整死了还打个啥呀?这个体育老师常说他自己,脸黑,嘴狠,心不坏。对每个同学都充满了爱。让我们好好打球,将来在工作的时候,这是一技之长,能凭这个技术与领导交流。

   渤大打乒乓球有个高手,他比我大好几届,给我们小先生带过班。能给学弟学妹们小先生带班,讲点过来人的经验的,都是精英学长。带班时,有人提及他乒乓球打的好,他说他在业余体校练过三年球,中国人乒乓球人材太多了,他觉得走打球这条路太难了,他看不到未来,转而学习考大学了。

   我的乒乓球走的是学院派路子,正宗的大学体育老师教的,也看过不少教学片。我现在和别人对打大长球,打得可好了,基本都不掉球。特别是跟在球馆中与教练学过球的人打,打得就更好了。可以说我是一支正规军。

  野球党非常的看不起我,他们常说:“你打这玩易儿,练练基本功还凑合,离了教练就不会打球。打比赛查分,根本不行”

事实真的是这样,野球常正手攻球都打不稳,靠发球加搓球,加台内球,加东一个西一个,搞得我根本借不上力,一个球都接不了。

  野球党常说:“打球得互相对着抽,你才能使上劲,我不使劲,给你削一个,搓一个,你也是使不上劲,你让我像你这样好好打,我还真不会。”

  我很郁闷,我觉得我的球白练了,我都有点开始怀疑人生了。所以我在网上向我的那个高手学长进行技术咨询。说出我的行球特点,再说出我遇到的困境,让他给出合理化的解决方案。

  他给我的方案是:“发个不转的,一板解决”方案十分的精僻,这是行球的思路。从方案中,我们可以看出,发球与打球是个整体,又强调了抢攻的重要性。

  我打球,是不会发球的作为没有找过专业教练学球的正规军,跟野球党打球最大的问题就是,我给他送好球,他瞎JB整我。而且还一整一个准。长此以往打球也没了兴趣。

  打球有几个阶段,小白期,菜鸟期,老鸟期,成品期,高手期,大神期。我的这种分类,也就是大概分一下。但是不同的学球模式每个时期存在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跟专业教练学过球的,小白期会非常的短,几年间就成品了。而我则费了挺大劲告别的小白期,将长期处于菜鸟期。

菜鸟会有一些高手体验不到的审美感受。这就是被虐。被虐之后的想法就是复仇。

  菜鸟的复仇模式,不是练技术,因为菜鸟一但有了技术就成高手了,这也就不是菜鸟的复仇了。

我时常想,把一个国手级别的高手带在身边(不是名星,没人认识他),谁打球欺负我了,就让他上,帮我复仇。

  而事实上,高手又非常的不愿意干这样的事。因为在我看来,很难的事,在他们看来又易常的简单。出手有失身份。这就是风清扬决对不会替令狐冲出手打田伯光。他能做的就是教令狐冲,让令狐冲具有了击败田伯光的能力。这也体现了教练的重要性。

   我们可以这样想一下,一群幼儿园的小朋友,比赛算十以内的加减法,看谁算得又快又准,赢的给一朵小红花。一个小朋友输了,哭着鼻子找我来帮忙,我是决对不可能替他复这个仇的啊!



转载
赞+1
打赏楼主
回复

2015-08-17

他们刚赞过:
在大学时,我曾问过体育老师这样一个问题:我觉得欧洲人打乒乓球打不过中国人就是因为他们不努力,欧洲人由于他们的习惯,天然就会使用横板,他们用横板非常的舒服流畅,而中国人打乒乓球更习惯用直板,打横板上手时适应一段时间才能用。这样看来欧洲人两面打我们一面还打不赢就是因为他们不努力。


老师说:你说得不对,中国的传统直拍打法速度是非常快的有它的优点。


体育老师还教过我们步法——如果球的位置太远就跳一步去接球,这叫大跳步。老师还形象的打比方说:你们看过范伟的小品《卖车》吗?范伟在那里又跑又跳,嘴里念念有词——大跳,大跳,我都会大跳了。这个就是大跳步,我希望同学们能记住并熟练掌握。


后来的期末考试,老师还考我们步法了。在地上放两个水瓶子相距三米,人站在两个水瓶子中间,人的腰弯下去,左右移动用手两边摸水瓶子,计时一分钟,达到要求的次数为和格。对于这种考试模式同学们是非常欢迎的,因为它代替了一千米跑步。老师管他的做法叫学术创新。


老师还教过我们正手攻球。老师说,正手攻球的动做要领就是——像扇别人大嘴巴子一样。


有个女同学,始终也掌握不了正手攻球,老师就过去进行技术指导。老师竖起了自己的一根手指说道:“同学,你把它给想像成一根蜡烛,烛火在熊熊燃烧,你如何能把烛火熄灭?”女同学想了一下,就把嘴递了过去吹了口气。接着老师说道:“同学,不要用口,要用手,体会如何用手来把熊熊燃烧的火焰给扇灭”老师讲了几次,也做了几次示范,但是那个女同学始终常握不好灭火的技巧。


老师对于体育课的着装颇有要求,不能穿牛仔裤,不能穿凉鞋,总之要穿运动装。他曾说:“女生的脚趾不能露在外面,这样十分不雅,谁要是露了,我就拿个钳子给她的脚趾掰掉。”


体育老师是个男的,有时他会握着女生的手纠正动作,做挥臂练习。他常说:“老师拿着女生的手是给你们纠正动作,老师都这么大岁数了,不要以为老师在耍流氓”。


体育老师还是个时尚潮人,他学会了网上购物,他常说:“买乒乓球拍上网上买,比商店里卖的便宜多了”。


有时体育老师会问:“同学哪个系的呀?系主任谁呀?”我们就只能如实回答。老师听后说道:“他呀!他是我的学生,当年他在锦州师范上学时,我教过他体育,现在留校当系主任了”。听体育老师说,我们系的老系主任和新系主任都是他的学生。我们系的两个主任原来都是锦州师范学院的学生这个事儿是真的。


女同学听体育老师这么一说一脸的激动:“老师您多大岁数啊?看起来真年轻,感觉跟我们差不多”说到此处,另一个女学同把话接了过来:“你瞎说啥,老师看上去可比我们年轻多了”说到此处,老师就爽朗的笑了起来。


体育老师们的球拍甚好,有用马琳碳的,有用蝴蝶的,还有一个老师用的是一个斯帝卡的拍子(直板),正手蝴蝶大巴套胶,反手大维长胶。他的这个板子听老师本人说花了一千多元钱。我的那个在业余体校练过三年球的学哥,看过老师的板子后说:这个是玫瑰5。但是我觉得不是,因为手柄上我没有看到ROSEWOOD的字样,而且板面顏色很深,我觉得是黑檀。


这个体育老师不是我的亲老师,好几个班一起上课,自由练习时我经常找他玩。他打球的风格是很传统的左推右攻,反手推挡的使用率非常高,正手不会拉弧圈球就是一板暴打。我跟他练多球感觉他的推挡就像一面墙,根本打不死,啥球都能给推回来。老师戏称自己就像个推土机给学生推球。


在体校练过三年球的学哥有时也找这个老师玩球,我曾问学哥:这个老师啥水平?学哥答:不是我的对手,但是打你一点问题没有。


我还看过渤海大学的校报,竟然发现渤海大学打乒乓球水平最高竟然不是体育老师,是我们现当代文学的郑永格老师。校报上对他的专题采访是这样写的:年轻时打过乒乓球是学校校队的主力,好像差不点就进市队了还是进过市队,好像在全锦州都拿到过名次。但是他不教体育,主要研究鲁迅。



回复

1楼 08-17 21:37

[私信]

我和我的那个在业余体校练过三年球的学哥交过几次手,他凭借着缺德的发球,坑人的台内,打不死的高球,打不到的侧拐,借不上力的吸短,及一板防不住的正手暴冲,和子弹一样的反手弹击(直板反面弹),把我坑得是心旷神怡。

几次交手看到了差距,看来专业学过的还真就不一样。他尝说:我打直板模仿马琳,就是靠这些台内小技术坑人。当然就是他跟我打实力球我也是不行的。

我们寝室不只我打乒乓球,还有两个人,有一个身高一米八八的室友也玩。当然打乒乓球是他的业余爱好,他的主项是篮球。他的打直板以反手推挡为主,推得相当稳健。体校练过球的学哥对我说:“他打得可比你强多了,推挡相当稳”对于这个说法我不服气,我总觉得我能秒了我的室友。大高个子室友并不与我多言,只是表示谁秒谁得球台上见。几次交手发现不太好打,他太高了随便推都是高压推挡,有时还向前弹着推,弹一板斜线还是相当准的。

据校报报道,我的那个在体校练过三年球的学哥在学校举办的乒乓球比赛中取得了全校第三的成绩,相当不错,我以为。第三这叫飞龙在天,第一那就亢龙有悔了。第一名是物理系的。渤海大学乒乓球高手大都在物理系。这个很好理解,比如球只有受到力的作用才会产生加速度向前飞行,这是物理系学生的直观思维。而我们中文系的学生会这样想:子曰——力行之所以奋也,力是使行动发奋的。这样用孔子的教悔来指导打乒乓球非常的不直观。再比如弧圈球技术的理论依据是伯努力方程。球在向前运动时自身还在高速旋转,这样球的上下空气流速是不同的,流速越快的压强越小,球上面的压强大于下面地压强,所以弧圈球会加速下坠。这个是物理系学生的看家本领。而我们学中文的人则需要从——通古今,博中外,究天人,成一家,再结合文学,史学,美学,哲学,文学批评等多种理论来分析球是怎么加速下坠的。用人文科学来指导自然理论显然是缘木求鱼,这样我们中文系的学生一面打球,一面再进行哲学家式的思考,球技不进反退。

对于我自己的球技,我心中有数。我不允许别人说我打得不好——这是在侮辱我;我也不允许别人说我打得好——这是在欺骗我。当我把我的想法说给了我的球友听时,他们就变得很为难:你这样要求我们该如何说?我说:这个好办,每次看我打球时,你们要说我有进步,这样既没有侮辱我,也没有说假话,对于我也是一个鼓励。此后,他每每我打球都要高喊:**你球打得有进步,**你球打得有进步。听到此处我的心就像大夏天喝了一杯冰镇可乐——真爽。

我的大高个子室友和三年业余体校练过球的学哥,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任务,就是陪我班的一个妹子打球。这个妹子喜欢打乒乓球,她的长相瘦瘦的弱弱的,就是一个中国版的石川佳纯。这个妹子最喜欢的球员也是石川佳纯,这个很好理解爱屋及乌。因为她太爱她自己了,所以也就连带着喜欢和自己身材像的运动员。

当然我也想陪妹子打球,她从来不找我,她觉得我技术太滥接不着球。每每看到我的大高个子室友在某个没有课的下午带上他的成品一星红双喜乒乓球拍(我目测是假的)神秘息息的走出寝室门时,我总会一脸坏笑的问上一句:

“干啥去呀?”

“打球”

“和谁啊?”

“那个谁,约我打球”

“哦,好好玩”

妹子打球没有经过教练指导,全是自己悟的。右手横握球拍,双面反胶,她正手的动作就像搓澡一样的向上搓着打球,反手不会打。她握拍很像波尔,食指立了起来在后面顶着球拍。

大个子室友说,和她打推她反手就完事儿了,她的弱点被我找到了,她的攻击全被我破了。当然大个子室友和妹子打球还是颇有绅士风度的,不能往死里打吧?得让着点吧?妹子不这么认为,她和任何人打都率性而为,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一点都不懂得配合,她打球太任性了。

有时妹子会找我的那个在业余体校练过三年球的学哥打球。学哥有请必到,只防不攻,任妹子怎么往前像搓澡一样的正手攻球,学哥都能平稳回球。竟也能打出多板数的回合。妹子很高兴,她说——自己的球能打成什么样关键是看对面站的那个人。

三年体校的学哥和妹子都和韩国留学生交过手。妹子依然的用搓澡的动作在打球。据学哥说,他的反手已经被压住了,他强行侧身一板倒地暴冲竟得分了。韩国留学生吃惊不小用蹩脚的中文问道:你是柳承敏吗?学哥淡淡一笑,回答道:不,我是马琳。

学哥毕业多年,我和他也是一别多年,当然偶而在网上还有联系。我在网上进行技术咨询与器材交流。前几日他给我发了一张照片——斯帝卡的极强纯木(直板)。哦,这小子换拍了。以前他用的是YEO,他对YEO赞不绝口——拿着舒服,打着手感好,横打真得劲。学哥还说:我永远都不会用斯帝卡的板子,柄太粗,那玩易没法用。对于蝴蝶,他给出的说法是——没有适合我这种打法的。他竟也食言用起了斯帝卡。我问他“好用吗?”他回答:“好用,暴力”

我是一个直横双修的业余运动员,我对于直板打法极其的不坚定,一有机会我就换横板玩,学哥建议我用CL或CLCR,不建议我用OC。


回复

2楼 08-17 21:37

[私信]

一个人,如果他觉得自己娶到哪个女人哪个就是最好的,那么他是一个幸福的人。反之如果一个人总觉得别人的老婆比自己的媳妇强,那么这日子没法过。文非一体,鲜能备善,说的意思是文章的体裁很多,作为一个作家他不可能所有的体裁都擅长,每个作家都有他擅长写的文体。

打乒乓球也一样,打法很多,不可能都掌握,只能挑一个自己喜欢的打法练。我是一个用情不专的人,我不能把自己选的打法练到底,练到精。一直在不停的改打法,改握拍方式。我总觉得我没练的那个打法是好的。练直拍时想横拍的好,打横拍时又想直拍的好。打攻球时想拉球的好,拉球时又想削球的好。总之乱七八糟的练了一大堆,那个也没练精。

其实一个人用哪种打法,还是要看缘分的。令狐冲跟着岳不群练剑,练气宗练了十多年剑术平平,连个田伯光都打不过。但是遇上了风清扬,改练剑宗,剑术水平直线上升,几天之后田伯光就成了手下败将。从这里我们看出了教练的重要性。不能说气宗不好,只能说岳不群这个气宗教练不行。

打网球的桑普拉斯,一开始是双反手底线相持选项手,后来教练让他改练单反手发球上网,这个改变给他带来了十四座大满贯,改成功了。

朱世赫以前是一个攻球选手,看到了丁松的削球——削中反攻。他觉得这个打法好,就把自己的反手胶皮换成了长胶改打削球了。凤凰涅槃,削球不死,朱世赫成了赫赫有名的不死削神,谁遇上了他谁脑袋疼。

当然改变也有失败的,李静打直拍反胶打得风声水起,蔡振华教练看他身高臂长非让他改打横拍,改得成绩下降,后来又改回了直拍,成绩也就又回来了。由于李静的例子,我不敢轻易下横强直弱这个定义。

目前我也搞不清楚我跟哪种打法有缘,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渤海大学的体育考试其中有两项是:正反手交替攻球和发下旋球。

考试的模式是:考生自己找伴陪考给你送球,老师不负责送球。我记得当时老师深情款款的对一个学生说:你找谁陪你考都行,就是不能找老师陪考,如果你人脉广,把王楠、张怡宁找来陪你考试都行。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正反手交替攻球对于陪考的人要求很高,他必须能稳稳的回球,如果他回球都不定点在那乱晃,这试没法考。还有那二逼陪考回球时都能一板打死,把考试的同学气得欲哭无泪。

我觉得我功力尚可,如果陪考的人不瞎整考个及格没啥问题。正巧考试那天,我的那个在业余体校练过三年球的学哥也来球馆玩。我就让他陪我练练,他欣然接受。他给我进行了技术指导,他说:“打这种球不用太快,也不用太发力,球过去就行,注意连续别掉球”他给我送球,位置极佳,基本都送到了手里,也不用发力打,挡下就过去了,左右两边交替送多球,球基本都不掉。我和他练了好几次,我心中暗喜,按照这种打法,考试必然是满分啊。可是马上轮到我考试时,学哥留下一句: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了。就飘然而去。考试是别人陪我考的,当然效果是不尽如人意的。

对于老师不陪学生考,我觉得是这样的,学生太多,老师还得记成绩,工作量太大,老师怕累,也怕学生说老师偏心给不同学的球质量不一样。

对于学哥不陪我考,也谁他真有事,也许他怕陪我考完就没完了,所有的人都得让他陪考。

对于下旋球,我是始终没有学会,我只会一种发球,就是正手平击发球。体育老师对于发下旋球的要求是:落到球台上要往回走。

我发不出下旋球,发了几个老师就不让我发了,让我回去练去,练会了再来考。老师说:你看人家韩国留学生都会发了,你怎么不会?

对于韩国留学生会发下旋球,我是这样理解的,下旋球是韩国人发明的,他们会发下旋球这个很正常。

那名韩国留学生来中国,一开始买了个729的底板(中式直拍)配上了很便宜的套胶。后来改打横板了,咨询体校练过球的学哥买个啥好?学哥告诉他:YEO。于是韩国留学生的手中就多了一把带马琳头像的横拍YEO。

乒乓球界有个说法:直板亚萨卡,横板斯帝卡。亚萨卡的直板好,横板不太好。对于用亚萨卡的横板,就有一种喝茅台牌啤酒的感觉。

我班的那的打乒乓球妹子,大一时是学网球的,没学明白,她经常逃网球课来乒乓球馆打球。她对于自己自创的那套搓澡式正手击球动作颇有自信,老想跟老师过招。我大一的那个体育老师——那个说中国的中心是河南的那个老师。老师还真是雅性大发陪她玩了玩。老师是个老头,也没用什么太高明的技术,就是个反手搓下旋,一边搓还一边说:这球这么转你能接住吗?搞得妹子一直回球下网。

当我上了大二时,学哥他就上大四了,他专心备战考研,也就不怎么来球馆玩球了。我也就很长时间没有在球馆看到他。

学哥经常穿一身国乒队的队服,像一个精灵游走在渤大的校园。

在一个夏天的晚上,我要去图书馆,渤海大学的图书馆的正前方是一个广场,每到了夏季的傍晚,这广场里面就全是玩轮滑和玩漂移板的学生。就在那个晚上,华灯初上,夜色撩人,月光如水一样的洒落在广场上。就在那个广场,我看到了很久不曾谋面的学哥,远远的我们就发现了彼此。于是我们俩就向对方走近,越走越近就聊起了天来。(此处叙事有漏洞,具体是什么季节叫不准。)

学哥的精神状态很好,我们聊天,当然离不开乒乓球。

“现在省队的小孩练球还有练直板的吗?”我问道。

“有啊”学哥答道“直板高手相当厉害,直板越用越有味道”

“这样啊”我感叹道。

“打直板反手得练横打,推挡是死路一条,我都打了十年了,我的反手技术都没啥进步”学哥说道。“我想换个球拍”学哥接着说。

“怎么了?YEO不好用吗?”我问道。
“YEO对发力要求太高了,只有像马琳那种发力才好打,我想借点碳劲,我想换马琳碳”学哥说。

“直板不能用加碳的,你看马琳,王皓,柳承敏,刘国梁……他们清一色的纯木”我如数家珍的回答道。“张继科用蝴蝶王”我接着说道“这玩易不挑皮子”
学哥笑道:“是的张继科用蝴蝶王,蝴蝶仗着自己家的板儿好,不挑皮子……”

接着我提到了蝴蝶的水谷隼,因为我见一个人用了(直板)他说这把是蝴蝶最贵的球拍(在当时,现在蝴蝶除了单桧,最贵的是超级张继科还是超继水谷隼?)。

“水谷隼可好使”学哥说道“那也太贵了一千九”(价格可能有错误)

“不试试斯帝卡吗?便宜许多”我说道。
“我永远都不会用斯帝卡的东西,手柄太粗没法用”


回复

3楼 08-17 21:38

[私信]

没有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菜鸟莫要装大神。

前几日一个球友用我的球拍打了几下球,说比她的好用,劲大。她的球拍是蝴蝶XSTAR横板,两面不灌胶的狂飙(应该是普狂)。我借用打了一下,真是一点劲都没有。我的球拍是银河的MC-2横板正手729-5,反手cj8000。她问我为啥她的球拍没劲,怎么打球都不出球。我说:应该是没刷胶水,狂飙套胶只有刷完胶水才好打。她就让我给她买胶水,说着就要拿钱。我说:不用,我还有多半瓶海夫蓝鲸2,给你刷点就行。

几日之后,我来球馆打球,带上了胶水,正好她也来了。我就要给她的胶皮刷胶水重粘一下。她表示感谢。

这时候,还有一个老头,他说他也会粘套胶。就这样,胶水是我拿的,胶是我刷的,胶皮是那个老头粘的。

套胶刷完了胶水之后,粘上大出了一圈,那老头还把套胶粘歪了,另一面空气没有完全排出去就粘。我说:这样不行,撕了重粘吧?那老头说:怎么就不行,说着用个可乐瓶子开始擀套胶,希望把起的泡给擀没。

这时旁边还有别的球友,她们说道:这胶水的味也太大了。一个老太太说道:你粘的这叫什么玩易?都粘歪了,还起泡了,可乐瓶子不圆,能擀吗?接着对着球拍的主人说:卖球拍的人不给你粘吗?你让他粘什么玩易?花五块钱找卖拍子的人粘呀?粘得可好了,这粘得叫什么玩易呀?

这老太太说话,这叫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她每说一句话,我都可不好意思了,虽然套胶不是我粘的,但这事儿因我而起,好心给别人帮点忙,做点好事儿,但是能力有限,活没给人干明白,看起来,办事儿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还真别给人帮忙,搞不好就是越帮越忙。

球拍的主人道是十分的大度,说道:没事儿,挺好,用着呗,大不了我过几天换皮子。

我一直在解释,皮子是那个老头粘的,活儿不是我干的。

那个老头一直想把大出一圈的皮子给剪掉,我说不妥,剪完下回再粘会缩胶。他说:没那事儿,这皮子越粘越大,每一回粘都会大出一圈。

对于他的说法,我觉得非常的不可思异。怎么会每次都大一圈呢?这就像一锅饭,怎么会越吃越多呢?


球馆中打球有时会遇上一些人,他们的水平我不敢恭维,但是他们却好为人师,总觉得自己有两下子,总想教别人打球。老是给别人纠正动作。对于他们的行为,我觉得这是——菜鸟装大神。我可以肯定的说他们教的都是错的,因为我是一个看过各种教学片的人。我看过唐建军的教学片(虽然我没有全看完),看过王皓的教学片(这个我看完了),看过柳承敏的教学片(这个我也看完了),还看过中央电视台的那个教学片——张晓蓬和另一个女的教的。教学片我看过一大堆,我对于正确的动作是知道的。

所以,每每我跟别人打球,我们俩玩玩行,你别指导我,我压根就不相信你说的。

菜鸟是告别了小白的人,他们欺负欺负小白还是很行的。我非常的瞧不起菜鸟(或是老鸟)欺负小白。你们的这种行为叫用一知半解来唬啥也不会的。每每我看到了一些为老不尊的老头们,在一帮老娘们儿或是老太太面前炫技,或是口若悬河的侃侃而谈的讲解技术动作时,我就会感到一阵的恶心。

但是令我不解的是,这帮老头们真的能把那帮老娘们儿唬得一愣一愣的,那帮老娘们频频点头,老头们授业完毕,颇感满足。

有的时候那帮打球的老鸟们还要吹牛B,说自己身怀绝技,桃李天下,挺多老娘们儿都是跟他学的球技。

一个喜欢吹牛B的人,要是遇上了崇拜者,那感觉是非常的爽的。

但是另他不爽的是,遇上了另一个比他还要能吹牛B的人。小吹见大吹,分外的眼红。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互相的瞧不起。

“就他那B样的,打那两下子球,还当上了教练,你说他会个啥?你知道不,在这个城市,打成我这样的凤毛麟角,但是我不装逼,我不没事儿在老娘们儿面前得瑟。”

听了此话,我觉得这位老者的逼格相当高,他以不吹牛B,不装B的方式装了一个更大的B。这就叫低调的华丽。


老娘们儿之间也会争风吃醋,她们总会说哪个老爷们爱和哪个老娘们儿打,不爱和她打,说那老爷们打球专挑漂亮的,自己老了,年老色衰了,没人爱和他打了。

其实做为一个老娘胎们儿能让人爱和你打球,长相很重要,年龄更重要,但是你要是真的有技术,那么前两项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你得——色艺双绝。


一次,球馆中来了个八十多岁的老头要和和打球,球友们连连朝我摆手让我别打——他年岁已高,出现点意外就不好了。在我的家乡,不完会统计,有两个老头死在了乒乓球球台上,本身年龄大了,打球一急,心脏病,脑血栓一突发也就归天了。

打球我不喜欢装B的人,我这么说,我得给装B下一个定义,当然这个定义是不完全定义。装B的人就是那种没真本事还老想打几板欺负人的球的人。

如果国手来了,把我虐得体无完肤,这不叫装B,他们有真本事。(事实上,国手都带着业余的玩,很少虐业余)

我就常能遇上装B 的人。他们的动作可难看了,老想一板子整死我,但是还老失误。

我是一个喜欢打多拍回合的人。

在专业队的比赛,一上来都互相下杀招,多拍回合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而业余,多拍回合是互相配合出来的,你得互相的给对方送好球,但是很多业余选手不明白这个道理。


对于吹牛B的人,不能反驳他,不能戳穿他。这样会伤他的面子,当然了实在是不爱听就只有离开。

一老者在姐妹花面前开始吹上了。

他朝着姐姐说:“你妹看到了我的精湛的球技为之折服,我看你妹颇有慧根,故收之为徒,教她打球,陪她练球,给她喂球,你妹悟性极佳,进步也颇为神速,我们师徒俩很有缘分,我原将我平生之所学,毕生之球技都倾囊相赠,毫无保留,你妹学得我的球技,几年之后当横行乒坛”

老头们也会为了争女弟子而互相的在背后坏话:“老妹你跟我学吧,就他那两下子叫什么玩易?你跟他能学会啥呀?”

有的颜值高的,身材婀娜,年龄也不算太大,性格温和的妙龄老娘们,往往是球馆中老头们的抢手货。很多自持颇高的老头们都愿意主动的传授她们打球心法。

有的老娘们儿竟然不是一个老头教出来的。

我觉得我功力不够,还是个学徒,而且我年龄尚小,对老娘们儿兴趣不大,或许等到我人到中年之后,也会步那帮老头们的后尘吧?


收起回复

4楼 08-17 21:38

[私信]

QQ_庄有晨:@聪明的黑猫 :哈哈哈,你太有趣了,可惜不能与你在一起交流乒乓球。如果的话,联想你的乒乓球话语,要多少快乐有多少快乐乒乓。

01-05 16:43 回复

我也说一句

我向我爸说道:“乒乓球球友——一位老者,和我说了一些话。”

   “他说啥了?”
   “他说,让我把我的球拍用斧子劈坏……”
“我明白他的意思”

“你明白啥呀?我都没说明白,你就听明白了,这就好比几年前我表弟去我大舅家做客,一进门,二话不说,就说——大舅你做的菜真香,当时我大舅很诧异,说道——我还没有做菜,你是怎么闻到的味?爸,你的行为就是,我还没有把话说完,你就明白我啥意思了,这是我不能理解的”

“他的意思就是让你只留一个球拍,专心用一个,球拍多了影响你的手感,影响你球技的进步”

“他还真是这个意思,这就好比,爸你有两个儿子(事实上我是独生子),让你杀一个,专心抚养一个,好好的培养,把他给培养成人才”

“杀人不行,这是生命”
“让我劈坏球拍,和杀人是一个道理,我下不去手”

“那你就放在家中,每次打球只带一个”

我和我爸的对话,大概就进行到这里,事实上解决问题的方案也只能是这样了。老者对于我的建议,事实上就是破釜沉舟,让我只留一个球拍。我是一个直横双修的业余乒乓球爱好者,老者让我如果打直拍就把我的横拍全劈了,如果打横拍就把直拍全劈了。坚定信念才能在球技上有修为。


前一阵子,球馆中来了个球友,几年前我见过他,他不常来。这次有幸和他交手,发现他的技术风格没有变化,还是当年的那个老样子。他打球就像是在跳舞,身形舞动,动做极飘逸。我看他打球的风格,觉得他的球路中分明隐藏着一套极高明的拳法。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就是太极拳。

他打球的风格就像在打太极拳。太极拳讲究的是,以轻御重,以慢制快,以静制动,借力打力,以防守制攻击。整套拳打下来,看似绵软无力,实则绵里藏针,暗藏杀机。

这老者的球风,咋一看回转浑圆,潇洒飘逸,动作就像是跳舞,很像太极拳。然而他只是做到了形似,没有做到神似。根本没有做到太极拳的暗藏杀机,与抓住机会的一剑封喉。

这位老者的打球动做与球馆那边跳广场舞的老太太们也颇有相似之处。打球的整个动作我觉得是这样的。时而,白鹤亮翅,时而,双峰贯耳,时而,手挥琵琶,时而,老汉推车,时而,玉女穿梭,时而,仙女坐莲……

老者一招一势的使了出来,煞有介事,甚是唬人,球打得落点散乱,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但是球打得绵软无力,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然并卵)。

我朝那位老者,一抱拳,一拱手,说道:“大师,一看你的招法路数,就知道,您老是武当派的高手,您分明将太极拳的招法融入到了乒乓球中”
那老者朝我微微一笑说道:“小伙子好眼力,我打了这么多年的球,就你看出了我球中的玄机”
我接着说道:“你这样搞没有什么用,你直接挥臂向前击球就好了,你这些都是舞蹈动作,做的都是无用功,看着挺漂亮,实际上没多大意思……”

老者淡淡一笑:“唉,都打这么多年了,习惯了”说罢,球风不变,依然我行我素。

我看罢,心中暗道,此人没救了,竖子不足与谋也。



回复

5楼 08-17 21:39

[私信]

本人处理下旋球的能力很差,不会拉,不会冲,不会突击,遇到了下旋球就是一打就下网,只能搓。

今日,我遇上个大爷,他打球的风格以反手推挡为主,偶而正手打一板子。他的推挡非常的奇特,向前带点搓的推。推过来的球,快,短,低,带点下旋,不给我推定点,东推一个,西推一个。我非常的不好上手,一打就下网。

我是一个直横双修的选手,于是我就弃直换横,和大爷重新开打。我和大爷说,我只能打定点球,你给我推定点,你这根本不是推挡,你这有点搓,带下旋,我一打就下网。于是大爷就勉强给我推定点,真的,他推不好的,推几下,又变成了搓。

于是我也和他搓了起来,我用横板反手搓,白色的小球就在球台上搓过带搓过去。竟也形成了多拍回合,但是这球绵软无力,由于我们处理下旋球的能力都很差,谁也上不了手。

我一边搓一边编了个歌谣,自言自语了起来——你搓一,我搓二,谁家的房子没有盖;你搓三,我搓四,和尚住在少林寺;你搓五,我搓六,看我搓得溜不溜;你搓七,我搓八,从今往后肯定发(闲着没事儿养王八);你搓九,我搓十,不服咱就试一试。

我一边吟唱着我自己编出来的歌谣,一边乐此不疲的和大爷对搓了起来。一开始大爷还算有耐心,回合多了也不免心急。终于大爷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熊熊燃烧的欲火——欲火可焚身,焚身如zi焚。这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大爷上手打了一板,一打下网;大爷又打了一板,一打出台。看到这此处,我就乐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铁搓啊!


除了打球,有时我们会互相谈球。纸上谈兵总是容易的。

记得在大学时,我和我的那个在业余体校练过三年球的学哥讨论过乒乓球。

“你会拉弧圈球吗?”我向学哥问道。

“会”学哥坚定的回答道。

“弧圈球是是怎么一回事?”我接着问。

“得用好皮子拉,皮子好能吃住球,再把球给放出来……”学哥说道。

“正胶能拉弧圈球吗”我继续问。

“正胶怎么拉弧圈球?”学哥很疑惑,我怎么能问出这样的问题。

“那刘国梁不是打正胶的吗?”我说。

“对,刘国梁的球都是不转的,直接打”学哥回答。

“刘国梁的时代弧圈球已经被发明出来了,那他为什么大满贯了呢?”我问。

“他那个时代弧圈球这种打法还不成熟”学哥很淡定的回答“后来,他的打法在国家队中都活不下去了。”学哥接着说。

刘国梁的打法,后来在国家队都活不下去了,是我在大学中,学哥经常跟我说的话。是啊,刘指导是中国直板快攻的集大成者,集大成者打不成熟的弧圈球,还是有得打的。


学哥的技术风格模仿马琳,学哥的偶像也是马琳。他对于马琳是很崇拜的。有一次我看了西班牙直板正胶坎梯罗的的比赛视频,我对学哥说道:坎梯罗那才叫正宗的直板呢,发完了球就是一板暴打,真真的不相持,真真的就是拼前三板,反对马琳,相持能力不差啊?反手太能推了,回合太多了,反而有点不像直板了。

学哥听我说完,他回答道:马琳反手不仅能推,推十板,推二十板,五十板他都能推,只是真正的比赛中不能给对手太多的机会,不能老推,直接打死。如果你觉得马琳不像直板,那么王皓就更不像直板。


有时我会问学哥:中国打乒乓球能在世界上取得好成绩的怎么球风都不太正常?难道中国的高手就没有正常点的?

学哥很淡定的回答道:“王励勤”

我惊讶的回答道:“王励勤很正常?就他那正手,都能击碎玻璃……”

“王励勤还不正常?他挺正常的”学哥说道。

其实在我的内心中有一具答案,我想说张继科。于是我问道:“张继科打球正常不?”

学哥答道:“张继科不正常,就他那反手拧,拧得真是太神了,手腕一动,不知球往哪儿去……”

看来,看球这件事儿,还真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对于张继科,我是挺有感觉的,我觉得他打球有味道。你要问我什么是味道?我只能说——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梅止于酸,盐止于咸,而味道又常在酸咸之外。是这样的,你吃一道菜好吃,不是因为他的酸,他的咸,要体会味外之味。

张继科就是这样一个打球很有味道的球手。看一些二流球手打球,他们总是抢前点打,球打得很急,打得手忙脚乱的,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张继科打球最大的特点就是淡定。他给我的感觉是,出手慢半拍,站稳了拉,而球回过去的效果又非常的好,这就叫后发而先至。

比如马琳的一板侧身倒地暴冲,打别的选手都能直接得分了,而继科总是能淡定的防出个回头。他的手看起来也没怎么发力,就是在那里等着,就轻描淡写的把球给防了回去。这种防守是——牛了神逼,真心的屌啊!

张继科的防守,需要对球的落点有很好的预判,这就叫料敌先机。


最近张继科不止一次上头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有时竟也不是因为乒乓球。

有记者采访张继科:“你对于宁泽涛夺得游泳世锦赛100米自游泳冠军你怎么看?”

张继科随口答道:“这跟我有啥关系?”

对于他的回答我问了我的父亲,我爸说:“我们是中国人不?宁泽涛夺冠代表着国家的荣誉,国家有荣誉了,这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骄傲的,怎么能说没关系呢?这是一种民族自豪感,这是一种爱国主义……”

而网友们的说法则是另一种样子:“张继科说了句大实话呀!确实没啥关系,宁夺冠了,荣誉与利益属于他自己,也不会分给张继科的。”

有的网友还说:“张继科的情商太低了,瞎说什么实话”

还有的网友说:“张继科是真汉子,真性情,有啥说啥,不媚俗,不虚伪”

谈到为国争光,国家荣誉,我觉得张继科做得够好的了,他是五冠王啊!五星红旗五次因他而在国际赛场上升起,义勇军进行曲,五次因他而在国际赛场上奏响。谈到为国争光,谈到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我觉得张继科做得够好的了。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袁腾飞老师讲的一段历史:香港回归时英国记者采访中国陕北的农民——大爷啊?香港回归你怎么看呢?大爷操着一口陕北口音回答道——不回归是个种地,回归还是个种地!


回复

6楼 08-17 21:39

[私信]

这能弄百八十个帖子,一袋子玉米种,都倒巴掌上咧

回复

7楼 08-19 14:09

[私信]
总输记
快乐乒乓网积分赛监事、谈乒说赛版主

正规军与土八路十三不靠

回复

8楼 08-19 18:34

[私信]

好故事顶起来

回复

9楼 09-03 18:07

[私信]

搓澡妹子的发型一般是披头散发,据说是追求一种朴实无华的自然风格。在大学时,我遇上她,大都是披散着头发,有时是刚洗过,这时就会带有一种蓬松的质感。古书形容女子的头发常用绿云。搓澡妹子就常顶着一头绿云来上课,去图书馆,去打乒乓球。

某日,搓澡妹子改变发型了,她扎了个马尾。绿云扎成马尾也是别有风情的。可是只马的尾巴没有扎好——扎歪了。也不知她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马的尾巴歪向一边,同学们向她望去,觉得她的造形,形成了对秦始皇陵兵马俑的cosplay,从此操搓妹子就又多个个绰号——兵马俑。

兵马俑这个绰号使用很广泛,渤海大学的同学们大都知道她有兵马俑这个雅号。而搓澡妹子仅限本文使用。

我刚上渤海大学时,就和搓澡妹子交过手。那时鹿特丹世乒赛还没有开打,张继科还没有拿到他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中国乒乓球队的领军人物是王皓和马琳,王励勤都半退役了。我拿个直板就和搓澡妹子交手了。

我向搓澡妹子说道:“中国不出好横板”

搓澡妹子听完我说的,眼珠子瞪挺老大,言之凿凿的对我说道:“谁说的?现在新一代小将全是横板,你看张继科、许昕都是打横板的”

听她说完我反驳道:“许昕是打直板的好吗?”当然,给搓澡妹子纠正完,她是不服气的。

对于业余选手对于基本知识的错误我也是无可奈何的,以前还有人眼珠子瞪挺老大,言之凿凿的跟我讲——邓亚萍是打直板的。对于这些错误,我也只能一笑了之。


我看过唐建军的乒乓球教学片,据说这个教学片是最好的。当然我没有看全。某日,我带着从教学片中学到的一知半解的知识,去找体校练过球的学哥进行技术交流。

我开口向学哥说道:“你知道吗?弧圈球有三种。”
听到我说到此处,学哥略显诧异,眉毛往上一扬,二目微睁:“哦?有哪三种呀?你说说看。”
“前冲弧圈球”
“对,这个有”
“高吊弧圈球,又叫加转弧圈球”
“对,这个也有,第三种呢?”学哥问道。
“侧旋弧圈球,唐建军教学片里说的”
学哥听我说完,如释重负的答道:“其实那个侧旋弧圈球也是高吊弧圈的一种,弧圈球分类就是高吊和前冲”


某日的下午,我在渤海大学,我去乒乓球馆打球,馆中几乎没几个人,一进馆就看到一个红衣女子。直板,打球极帅,更重要的是人也极帅。帅是用来形容男子的,我却把它用在了形容女子,直到今日,我依然觉得,这个形容是非常贴切的。

她是一个可以用帅来形容的女子。“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主席的诗词形如女兵,女兵们英姿飒爽,着实很帅。那个红衣女子长相上不能说有多好看,但她给我的视觉冲击就是帅气。


之后的体育课,我发现,红衣女子竟和我一同上。经常找她玩球。完全打不过,她正手一挥拍就打死我了。

问过她的姓名,她向我报了一个。之后的一年多时间,我就一直用这个名子喊她。直到一年后的某一天,她班同学报出了她的另一个名字。我才知道,当时她报的不是自己的真名,她报的是老和她在一起的一个女同学的名字。

红衣女子球很厉害,那也是业余水平,跟体育老师学的。经常和她在一起的(报她名的)才是高手——她练过。

她也和我一起上体育课。她练过,她的技术令体育老师折服。老师常说:“这样的学生,不用来上课,考试都能合格”


有一天,我看到红衣女子的女同学带了一个球拍。望去我高呼——蝴蝶的梅兹(横板双反)。她看了我一眼说道:“小子,你挺识货呀”

是这样的,在当时,我们大都用成品拍,能拿出一把蝴蝶确实算是高档品。


梅兹这个人,上海世乒赛,真是一战成名,也不能说他打得有多好,主要他用放高球,放死了王皓,又放死了郝帅——这技术,当真拉风。


那一年马琳更拉风,马琳打梅兹时目光犀利,那桀骜不驯的小表情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马琳打梅兹的高球,可以说的相当的有道行——先用力拍一板,这时梅兹要退台接着放高球。这时马琳马上吸短,梅兹就够不到球了。最后马琳放高球,梅兹打高球,马琳用高球放死了梅兹。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对于马琳的打法,学哥跟我讲——直板讲究控制,尽量在前三板解决战斗。


回复

11楼 09-14 10:53

[私信]

一个人如果说大馒头好吃,那么只有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常食玉米面饼,大碴子粥,高梁米饭之类的,有大馒头吃,肯定会说好吃。二是,他好东西吃得太多了,什么山中走兽云中雁,陆地牛羊海里鲜,皆食一遍,吃过之后大彻大悟,觉得一切都不过是浮云,食之只为一饱,最后都变成了粪,而所谓的美味也不过是过眼的云烟,最后的结果和大馒头是一样的,他们口味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最后返璞归真觉得大馒头好吃。

同理可证,一个人如果说天翼套胶好用,那么他要么是没用过什么好套胶,要么他返璞归真了。

天翼套胶,是三十元一片的玩易,性能如何你们自己猜。

说天翼套胶好用的就是我那个在业余体校练过三年球的学哥。

某日,在图书馆的门前我与学哥相见,学哥跟我讲,他正手换了片套胶——国家队刘诗雯特供的挺拔G-rps。学哥说这套胶用着相当舒服,可好使了。

日后,在球馆相见,我发现他的反手竟然是天翼。我懵了——你用这破玩易儿干啥?

学哥回答:“怎么不能用?这样球板的重量就降下来了”

大概又过了好几天,学哥跟我讲:“这套胶是越打越舒服,反手比正手还舒服。反手我用过F1,这比F1都好使”(学哥的球板是YEO

学哥跟我说话时神色凝重,语气郑重,体态庄重,话说得一本正经,看来不是调侃。F1一片要160元。放在YEO的反手竟不如天翼。

对于学哥的话我是半信半疑的。当然我知道YEO是有故事的球板,它是马琳北京奥运会夺冠的御用底板。每一个打直板的球手都有一个马琳情结,马琳用啥,我们也跟着用啥。马琳的夺冠引得YEO大卖。

对于YEO的评价也是毁誉参半。YEO这厮贼挑皮子。皮子配不对了,就好比把奔驰车的发动机安驴车上了,没什么卵用。

所以对于发生在YEO上的各种邪门事,我们得接受。

天翼套胶,是一个评价极低的套胶。一个评价极低的套胶,销量还出奇的好,第一因为它便宜,第二因为它轻,放在直板反手配重用。

学哥觉得天翼好使,我想他的手法己经达到了化境,独孤求败人生的每一个时期都要换剑,最后换成了木剑,剑术已经不滞于物,摘叶飞花皆可杀敌。

天翼的评价低在于——没劲,没速度,没旋转,这么个三无产品它还能干点啥?

我在乒乓球中有一个小圈子,这个小圈子中他们都会打球,有时写点与乒乓球有关的小文章,我是难得的只写文章不太会打球的人。

有时在网上聊天,聊到了天翼套胶,他们把天翼戏称为卫生巾。

我开始看不明白,很单纯的问道——为啥管天翼套胶叫卫生巾。

当我问完之后,群中就沉默了。


如果你问我最想得到的一项乒乓球技术是什么,那无疑是王皓的反手。每次我看王皓使用反手,就像金庸先生在他的《笑傲江湖》中所写的那样,任何一个习武之人,看了《辟邪剑法》中的招术都不会忍得住不练的。看王皓使用他的反手,有一种让人着魔的力量。

鹿特丹世乒赛,马龙打马琳,打得多溜啊,各种战术的使用,各种线路的调动,有时发球都能直接得分。那场球打得,我看马琳,有一种英雄老矣的感觉。马琳真是没招了,他所有的进攻,马龙都封得住。

再看下一场比赛,马龙对王皓,情形完全不是一回事,马龙不好使了,他打马琳的溜劲全没了,他的进攻全被王皓封住了。我觉得,每次王皓和马龙打球都会发生变身,王皓变身为上帝模式,在和马龙打球。那一场球,王皓的反手神了,把马龙抽成了翔,当然马龙的恶梦并没有结束,两年后的巴黎,都快退役的王皓以一种更加疯狂的方式,战胜了马龙。难怪解说张怡宁都说——王皓和马龙打总能出神球。

每次王皓和马琳打,王皓总会变身为二流球手,十分有趣。

你问我最后悔练的是什么技术?我想说——模仿王皓练横打。

不是每个人都是王皓,王皓成功了模仿者众多,而成功者寥寥,他的邪门技术本身难练。

更要命的是,我发现直板横打损正手!

在我不会横打时,我发现我的直板正手发力挺好,自从我练了直板横打,我发现正手发力不如从前了。越是练横打,正手就越不好发力。

事实上王皓刚出道时正手也不怎么好,后来正手好了,也是个稳拉,马琳的正手是抢冲,跟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回复

12楼 09-24 22:06

[私信]

楼主的才华真令在下佩服

回复

13楼 09-25 21:27

[私信]

我的第一把乒乓球拍是红二星直板(红双喜二星成品拍),在超市中花了不到五十元买的,还带两个球,别的同学有用高档货的,红三星,红四星之类的,有的同学用了一把二百来元的红双喜成品拍。他拿这拍子的感觉不亚于灭绝师太手拿倚天剑,可能得瑟了。后来才知道,想玩乒乓球要买底板,再粘皮子(套胶),所谓的成品拍根本不能用,就是烧火的柴火。

我的第一把底板粘套胶,是拍里奥的CAT横板,两面729,一个是纵横海绵的,一个是超跃海绵的。当时在实体店买的,板子卖我60元,加上套胶一共一百多元吧。拿到了学校中,别人知道我有一把一百多元的拍子都羡慕不已。

我的第二把底板粘套胶是,银河的MC-2横板,一面新729-2,一面拍里奥藏龙,同样在实体店买的,板子算我一百元,套胶一张四十(记不太准了,说个大概),一共花了我一百八十元钱。我选这个球拍是因为我上网了,我在网上搜适合初学者使用的乒乓球拍,网上大都推荐MC-2,后来我才知道,MC-2不怎么好。

当我把这个球拍拿到学校时,我得意洋洋的走到学哥面前:“我新买个球拍,要不要试试看?”

他当时正在陪搓澡妹子打球,打得很投入,见我来到,就拿起了我的球拍,横板直握的试着打了几板,两面套胶他都试用了。他很明确的跟我讲:“你这个球拍没啥底劲”说完又换回了自己的球拍,一边打一边说:“还是自己的球拍好使,打着舒服”当时他用YEO配天极三。

我的第三把底板配套服是亚萨卡的YE直板,正手把MC-2上的新729-2撕了下来,重新粘在YE上,反手配了片蝴蝶斯瑞沃EL。当时在店中,我让服务员把729-2海绵上的残胶给搓下来重粘,服务员是个女的,她小手都搓红了,她跟我讲:“大哥,你就不能再花俩钱买张新皮子吗?”

我用这把亚萨卡YE 跟搓澡妹子交过手,反手一个直板横打,就打得她接不到球了。她跟我讲:“你这一招用得确实挺好的”

我也经常手拿YE跟别人表演直板横打,别人连连赞道:“你这反手用得也太好点了呀?”

对于别人夸我,搓澡妹子在旁边看着总是讲:“这是因为他手中的球拍好”

后来,我寝室的一个同学,他在体育部工作,他组织乒乓球比赛,向我借球拍,我毫不犹豫的把我的YE借给了他,他借去之后一个月不还。之后我向他要,他说给弄丢了。我跟YE的缘浅,还没有用熟它,它就离开我了。

我的第四把底板配套胶是斯帝卡的CL直板(PEN)柄,一开始是正手配了片802的正胶,反手长胶单胶片。一打感觉好极了,又酥又脆。后来换成了双反,就有点沉了,打着还发闷,我觉得CL不太适合打双反。后来,把反手换成F1就感觉通透多了。我在菊花岛实习的时候,用的就是这把球拍,当时谁也没想到实习生会带着球拍来。在岛上,跟同事们打球,有时跟新来的老师,有时跟一起实习的同学,后来副校长听说我会打,竟也要和我交手。我就开始表演的我直板横打。后来副校长就经常找我玩球了,他跟别人讲:“这小子的反手是跟王皓一样的,但是跟他打球不能打快了,快了他接不着”

我的第五把底板配套胶是亚萨卡的YEO直板,现在一直在用,正手大Z反手F1,我感觉我套胶配得不是很对,不能发挥出这个板子的威力。我总感觉YEO打着比YE要硬。

我的第六把底板配套胶是CLCR ST柄的。一面配生胶大维的388C-1,一面配反胶,是球友给的用过的蓝火M1(多尼克,蓝色火焰)。买ST(直筒)柄是我比较后悔的选择,拿着没有FL(收腰)的舒服。我直横双修,换着玩呗。

送我蓝火的球友,他是打直板子,他那天带了两个拍子来,一把玫瑰五,一把极强纯木。我想说的是:大叔,你得是多喜欢许昕呀?你再来一把纳米OC,许昕用过的板子你就齐了。

业内管不停的买拍,买套胶叫烧。一开始我不懂,难道要点火吗?后来才知道,这是器材发烧友的意思。其实,这样干是不对的,研究球技,别研究球拍,有那钱还不如烧个教练呢。

我的球技,只能慢打定点长球。俩人得配合好了,球才能不掉。送到舒服,球得半高,这才好打;球得有点劲,这才好借力;球得长,这才能伸开手;球不能快,快了我反应不过来;球不能加下旋,加了我一碰就下网。

  有一次,我跟学哥打球,他很客气的给我送了一板定点球,我一看这机会好呀?我抡起一板子就想直接拍死他。学哥一看说了一句:“我可不跟你俩玩了”

之后,再找他玩,他有时会说:“我们两打比赛吧,打一盘怎么样?”

我不太喜欢打比赛,发球都接不了。

学哥特别喜欢放高球,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为啥。后来随着我水平的提高,我也放起了高球。因为老有那么一些人,你给他送定点球,他不好好回过来,老想一板子打死我,跟他打比赛他还打不了,打得练球不是练球,比赛不是比赛的。对付这种选手,退一步台放高球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他爱怎么瞎拍就怎么瞎拍呗,退一步台放高球回过去就是了。

苏州世乒赛,最大的赢家无疑是马龙,十年磨一剑,马龙终封王。对于张继科,苏州世乒赛输给了方博是一个转折点,从这之后张继科的成绩就一直走低。方博拿无疑是个亮点,胜许昕,胜张继科,最终拿到了第二。他的正手也成了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技术,大家节节称赞,方博的正手才叫正手呢,张继科的正手是什么JB玩易?往上拔球,哪如方博迎前拉。

事实上,我一直觉得张继科的正手是很不错的。张继科风光无限的时候,还有人说张继科的正手发力比王励勤还好呢,不能人一不行了什么不好听的都说,这样也不客观呀?

马琳就说方博的球不成熟。当然方博的正手是非常好的,把张继科的正手贬成了翔,其实也是为了突出方博的正手好。这是一种举重以褒轻的文学手法,有诗云:天下文章在三江,三江文章在我乡,我乡文章数我弟,我弟求我改文章。这首诗写得层层推进,无非是想说,我的文章写得是最好的。张继科是个庞然大物,他的正手跟方博比起来,都被网友贬成翔了,可见方博的正手有多好?

当网友们回复说得很热闹时,有人发话了:你们都别争了,王励勤还活着呢,谁敢争世界第一正手?


回复

14楼 11-30 14:49

[私信]

    前几日打球,遇上一个大爷。他是打直板的,反手没有横打,以推挡为主,快推两个大角(正反手的两条大斜线),机会好了正手还打一板。一板推挡推到正手位线路非常的斜,速度还挺快,角度大,我基本上接不好,如果勉强接了过去,下一板马上回到反手位大斜线。就这两条斜线来回推。

有时他看打得我直捡球,也会好心的给我送几板定点球让我打。但是他的定点球送得可真不咋地,推送过来软了吧机的,一点劲都没有完全借不上力。

他的这个打法让我想到了何志文,他打球好像就是这个风格的。李佼也差不多吧?

传统直板,反手位是个死穴,打球的如果能点住直板反手的死穴,直板会非常难受。因为传统直板的反手发力受限,没劲。但是直板推挡能推出很快的速度,灵活的变线,刁钻的落点,能推出节奏变化。如果不这样推,赢球是很困难的。

之后和大爷打了几次,我活动开了,臂也甩开了,不夹臂了。脚步也放开了。他推我正手大斜,我一个上步,一个蹬地一个转腰,一个挥臂,迎球向前击打。球被我打过去了,球再回过来,就脚步移动,连续用正手击打。

我学球主要是受两个人影响,第一个是大学的启蒙教练——大学体育老师。他跟我们讲,球要是想向前走必须受到一个向前的力,所以要迎着球向前击打。所以我一直牢记要迎着球向前击打,给球一个向前的力。

第二个人就是唐建军。我看过他的教学片。在教学片中,唐老师讲,打球是一个全身的运动,要全身发力。打球要放松发力。打球要在移动中打。这就是著名的唐博士三打乒乓球——全身打、放松打、移动打。

我也有所体会,我发现,在放松中全身发力打球,不费劲球的质量还很高,人太紧了打出去的球反而没质量。

我是不拉球的,我听教练讲,要想拉出转,得会摩擦球。我尝试摩擦球,摩擦摩擦是魔鬼的步伐。我摩了几次,发现弧线出来了,但是那球绵软无力,速度还很慢,远不如直接击打效果好。

搓澡妹子曾跟我讲,她打出来的是弧圈球。我心中暗笑,你这根本不是弧圈球,是向前向上搓出来的大吊炮。

有一天,我跟一个中年女士打球,她横握球拍,食指立起,在后面顶着球拍。我发现好多业余横板都这样拿拍。她的握拍法跟搓澡妹子很像,但是打球跟搓澡妹子有点不大一样。她拍面朝前,平着向点搥球,直接向前捅。

球被她搥(捅)过来,具有速度快,球又低又短的特点,非常的不好上手。而且她可以连续的捅我, 一开始不捅定点,东一板西一板的捅。后来她捅定点了,只可我正手捅。她一板接一板的捅,球快,非常的忙活人。

一开始我用横板和她打,我横握直板YEO(我发现直板横握比横板拿着舒服)。打了几板发现台内球不好上手,后来就换成了直握,感觉好多了。

对于台内球,专业队有着非常好的台内上手能力,张继科一板反手拧,直接变成长的。马琳,一板正手爆挑,球也直接变成长的。可是我不行,没辙,只能和她很难受的打台内。

有一天晚上,一个球友问我:“小伙子,你丢球拍没?有人捡到了”

“我没有丢啊”我回答道。

“哦,前几天有个小伙子,丢个球拍,一直在找,他也戴个眼镜挺像你的”他说。

“哦”我说

“球拍这种东西,最好还是自己用自己的,别拿别人的,前几天我的战友来了,没带拍要借我的拍,我都没借,我跟他讲,我马上出去花五百元给你买个拍都行,但是我的拍子不能借你,球拍就像自己的老婆一样,不能借别人,别人用了我心里膈应,别人用了一次我的球拍,我就不想要了,我就送他了”他这样跟我讲。

另一个球友也同意他的说法。

“大叔,你的球拍多少钱呀?”我弱弱的问了一下。

“板子一千多,一张皮子就三百多”他回答。

哦,原来这样,他的球拍贵。我以前听说过车子(汽车)如老婆,一般不外借,球拍如妻,我还是头一回听说。

“老婆不能借别人用呗?”我很调皮的问了一句。

“那当然,别人要是用了,那不就离了嘛”另一个球友淡淡的回答。

事后我问别人(当时也在场):“你觉得他说球拍像老婆似的不能外借这个观点对吗?”

“对什么玩易儿对?老婆不能外借,球拍还不能外借呀?别人的球拍和自己的区别就是,自己的打熟了手感能好点,用别人的得重新找一下手感。我一般就带俩拍,别人没拍了我还借他一个”

说球拍如妻的人,他用的是两千来元的球拍;说球拍随便借别人的人,他用的是几十块钱的球拍。



回复

15楼 12-05 08:17

[私信]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22回复帖,共2页,跳至
  • 快乐乒乓网APP
  • 快乐乒乓签到打卡中心
  • 砸金蛋

发表回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