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茶座 加入 主帖:43 回复:159967 人数:107133

创建于  2013-02-25 

吧内签到
今日签到0人, 回复0
08月21日
签到排行榜

【转】中国乒乓球的“狂文化”,我们的“狂人”

阅读数:517 回复数:0 来自:休闲茶座

浓郁的国球文化以席卷之势,来到“青铜故里”铜陵,在小城奏出嘹亮的时代乐章,而当地乒坛人人熟知的“乒乓狂人”史良时,当属乐章中最闪亮的一个音符。史良时今年四十有余,曾是高校艺术系的老师,所以我们日常尊称他为史老师,史老师很喜欢“乒乓狂人”这个称号。我觉得“狂”者,“高”也。“狂”字素来与乒乓颇有渊源,从狂飚、到省狂、再到国狂,还有狂飚王、皓、龙。“狂”字应该是中国乒乓人最喜欢的一个字,于是“狂”成为国人的一种境界,低者为“轻狂”,高者为“痴狂”,可以肯定,我们的“狂人”属于高者。
  狂人的球技很“狂”,目前铜陵乒坛排名前五。他能在铜陵乒坛称狂多年,球技是服人的硬道理,但凡比赛和他抽到同组,几乎就是进入死亡之组。狂人大刀一挥犹如青龙偃月,神鬼莫测,弧圈中往往来一个突然弹击大角,然后横刀大笑:“哈哈,没想到吧!”让对手目瞪口呆。同时,狂人还不忘与赛场观众互动:“我这球打得这么好!为什么不鼓掌?!”于是掌声如潮水般响起。
  狂人的球品很“狂”。“红尘自有痴情者,莫笑痴情太痴狂”。狂人对乒乓球的理解在业余圈是无人能望其项背的,无论是对器材和装备、技术和球员,他都能将来龙去脉、性能特点等说得头头是道。只要球友请教跟乒乓有关的内容,他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狂人对球友在球台上的交流同样来者不拒,无论对手水平高低,一律全力以赴。若遇高手,往往与之酣战数局,感觉不过瘾,力邀再战,直至双方力尽精疲;若遇水平相差甚远者,事先友好约定“不让分打满十局,对手赢一局算胜,若一局未胜不许走,再来十局,以此类推,决战至天明。”狂人的球品可用“可爱+博爱”四字形容。
  狂人的目标很“狂”。“狂”字拆开,犬王也,让人不由自主想起藏獒张继科,他在鹿特丹夺冠的第二天,狂人在小城的球馆便广而告之:“我的目标是有朝一日,在正式的比赛中战胜一位专业外援或‘铜陵一号’,我将当场撕开身穿的战袍,绕场一周,向观众答谢。”说完后球馆里的人都笑了,只有狂人没笑,因为,乒乓球已融入他的生活,融入他的喜怒哀乐,带给他的是感动,伴随他的是岁月。狂人爱写日记,听他说日记里有比赛、有输赢、有技术、有心得,现在还有很多的球友,相信打开他的乒乓日记,里面更有那份不老的憧憬,狂人曾许愿说:“我愿意和身边的球友打乒乓到一百岁,希望今天身边的所有人都能参加。”
  狂人的人品很“狂”。体现在他的信念和坚持。狂人的人生信条是诚信,现实生活中每天都在上演着无数“理想败给现实”的案例,但狂人却用最简单的执着,演绎着最初的梦想。狂人除了爱好乒乓,对绘画的追求也很狂热。当我第一次走进史良时的豪宅,好像误入了艺术展厅。屋里很少有家具桌椅,墙上、地下满眼是书籍、画作,这排场令来访者顿时产生被淹没在艺术氛围里的感觉。他给大宅起名“五环国际虚石齐黄艺术馆”,名字从表面上看是从他敬仰的国画大师虚谷、石鲁、齐白石、黄宾虹的名字中各取一字,而深挖掘后,你会发现字中包涵了他的处世之道和哲理感悟。
  我跟史良时聊天提起早年走出铜陵的一位画家,史良时说自己的绘画曾受他的影响,后来两人走的是不同的艺术道路。现在那位画家的画在市场上行情不错,有时用几个月创作的一幅画,能卖到几十万元。为了生活,看重市场行情,史良时能理解,但并不想效仿,他不追求写实、形似的东西,也不想重复自己的过去。他表示打球必须有记忆,而画画不能有记忆,也就是说每件作品都必须有新创意。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探索一种境界,即:气韵生动,卓尔不群。以生动的“气韵”来表达作品的内涵和神韵,这也许是他追求的最高境界。
  史良时目前开门办学带学生,但他教授的并不是最擅长的书画,而是器乐——中国竹笛和西洋长笛。原来,有着安徽省音乐家协会“优秀民族乐器竹笛专业教师”称号的史良时,还是上海笛文化研究所竹笛演奏专业特邀理事。这就是史良时,要干自己喜欢、认定的事,坚持活出人生的真性情


转载
打赏楼主
回复

2015-06-25

  • 快乐乒乓网APP
  • 快乐乒乓签到打卡中心
  • 砸金蛋

发表回复

    回复